您的位置: 威海信息港 > 育儿

留守少年因没写作业流浪陷吸毒团伙后逃脱

发布时间:2019-05-15 02:35:22

留守少年因没写作业流浪 陷吸毒团伙后逃脱

小磊离家后,父母拿着寻人启事寻遍了巴中。

回到巴中的小磊。

小磊离家漂泊路线图。制图杨仕成

华西都市报:因为一点小事,13岁的小磊决定离家出走,没想到,他一走就是77天。沿着高速公路,他走到远离家乡巴州区清江镇的南充市仪陇县。中间遇到了愿意帮助他的“大哥”,也遇到了不怀好意的吸毒者。小磊是个勇敢的少年,他从坏人的眼皮底下跑出来找人求助。一切都有惊无险。

小磊,是你吗?”8月5日中午,在巴中市救助站内,来自巴州区清江镇的陈磊(化名)和妻子,看到一个黑黑瘦瘦、脸上写满惊惧的孩子,三步并作两步奔过去,三个人紧紧搂在一起抱头痛哭。

今年13岁的小磊,是巴中城区某小学的学生,今年5月20日,因为无法交作业而离家出走。在长达77天的时间里,从忍饥挨饿、“拜大哥”找靠山、陷毒窝被殴打,再到机智逃脱,小磊的经历,仿佛就是巴中版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寻儿/父母走遍巴中

今年13岁的陈小磊(化名),是一位留守儿童,多年来一直和爷爷奶奶生活。前几年,从老家巴州区清江镇进城,在城区某小学读书,近一次见到父母,已是半年前的事了。

今年5月20日中午,午饭时间到了,小磊没有回家;到了晚上还是不见人。爷爷急了,于是给学校打,老师说上午第二节课,小磊就没来学校。

爷爷急了,当晚通宵未眠。次日一早,他给在外务工的儿子和儿媳打,小心翼翼地说出了小磊失踪的消息。父母闻讯后立即回到巴中。

一天、两天、三天……长达一个月时间里,小磊的父母几乎寻遍了巴中的五个区县,发启事、蹲点守候等各种手段用尽了,但茫茫人海中却不见小磊踪影。

“我们担心启事贴墙上会被环卫工人清除,就亲自发给过往的行人和巴中各个吧。经常要找到凌晨三四点,累了就在桥下睡一晚,困了就靠着墙脚、蹲在路边休息一会,稍微缓口气又继续上路寻找。”谈起寻找儿子的艰辛,小磊的父亲陈磊(化名)几度哽咽。

团聚 /救助站找到小磊

“你是陈小磊的父亲吗?快来接你的娃娃。”8月5日中午,在清江老家的陈磊接到巴中市救助站打来的,他当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随即兴奋得跳了起来。

小磊回来了!小磊回来了!他逐一给亲戚朋友打告诉这一喜讯。

随后,陈磊和妻子马上乘车赶到救助站。站在他们面前的小磊明显黑了、瘦了,眼神里满是惊惧。一家三口抱头痛哭。小磊一再认错,还安慰妈妈说,今后一定要做个听话的好孩子。

经过医院检查,小磊体重从96斤降到了84斤,但身体还算健康。

沿着高速走近百公里,他如何度过?

小磊当初为何不辞而别,他的心中究竟有什么难以言说的隐情?在长达77天的时间里,他沿着高速路步行了近百公里。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他经受了怎样的磨难?8月10日晚,面对华西城市读本,小磊袒露了心声。

离家出走厕所喝水翻食垃圾

小磊告诉,今年5月20日,星期一。当天上午检查作业时,小磊和班上另外两名同学未按要求完成,班主任李老师很生气,要求小磊回家拿作业本,否则就要挨“理麻”。小磊想起,几个月前,自己跑到吧玩,曾被爷爷狠狠打了一顿。这次作业没写,不但老师那儿交不了差,回家还可能被爷爷教训。当天上午第二节课后,他不辞而别,踏上了流浪之路。

“天,我不敢回家,就在巴中市区转,天黑了就在河边桥洞下睡了一晚上。”小磊告诉华西城市读本。

第二天,当太阳升起之后,小磊就顺着巴南高速公路走,自己不知道目的地在那儿,只想走得远远的。阳光很毒辣,小磊走走停停,实在走不动了,看到前方有一个集镇,便停了下来。(小磊所说的集镇,为巴中市恩阳区,距离巴中市区约20公里)。

一整天没有吃东西,小磊饥肠辘辘,他就到公共厕所喝自来水充饥。当天晚上,他找到一处尚未装修的空房子睡了一夜,半夜里被饿醒了好几次。

随后离开恩阳,继续沿着高速路往前走,先后来到恩阳区柳林镇和南充市仪陇县(距离柳林镇已经88公里)。

其间,他结识过“大哥”,不至于饿肚子。但是大部分时间,“我在路边垃圾箱里捡东西吃,晚上就在工地空房子里睡觉。”

误入毒窝被人监视还挨打

在一个大雨的午后,小磊正在一个棚子里躲雨,这时驶来一辆黑色轿车,车上的人问了他几句话,随后就买来一套新衣服让他换上,还让他上车,小磊随着几个“好心人”来到了另一个县城(南部县)。

到了县城后,陌生人将小磊带到一家宾馆住,还说要带他去成都欢乐谷玩耍。谁知道到了宾馆后,小磊看到“好心人”聚在一起,用吸管吸冰糖一样的白色东西。这是毒品,小磊在学校里见过。“你也来吸点?”对方招呼小磊过去。小磊害怕了,便借故去洗澡,在洗澡间里呆了一个多小时。

次日晚上,小磊被带到南部县,一个很强壮的男人训斥他不听话,还用棍打他。

半夜出逃好心叔叔帮他报警

在南部的日子里,小磊内心充满了恐惧。他想起了老师同学,很想念爷爷,他决定找机会逃跑。

一个深夜,小磊发现监视自己的人打起了呼噜,四周没有一点响动,于是悄悄下床打开房门,四处张望确认无人后,便蹑手蹑脚走出宾馆大门,随后朝城中心撒腿狂奔。

小磊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远,当走到南部县客运站附近时,已经是凌晨两三点钟,一位40多岁的中年男子,听到小磊的讲述后马上打110报警,不久,辖区派出所民警前来将小磊带走,并送交给南部县救助站。

救助站阿姨们给小磊换上了一身干净衣服,两天之后,也就是8月5日,小磊被送到了巴中市救助站。

父母自责:

不出去打工了留家照顾孩子

经历这场变故,小磊父母深深地自责,表示不再外出了,就在本地找一份工作,全心照料好儿子。

谈起未来的打算,小磊说还是想继续读书,虽然成绩在班上属于中等,但因离家出走错过了小升初考试。“以后再也不离家出走了,有事我就和爸爸妈妈讲。”

小磊说,一度想过给爸爸妈妈打,可记不住他们的号码,又不敢报警求助。流浪的时候,也有好心人给他钱,他还收留过三只流浪猫,看它们“喵喵喵”地叫得可怜,“我吃什么,小猫就吃什么”。

据了解,目前学校正和相关部门协调,争取给小磊一个上初中的机会。截至发稿时,巴中、南充两地警方,正对此事作进一步调查,而小磊的父亲也准备前往南充,寻找报警救小磊的好心人,当面谢恩。

华西城市读本谢颖见习白川东摄影报道

pcba贴片打样
捕鱼
成都夜总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