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威海信息港 > 历史

微信朋友圈沦为生意圈难逃聚财散友老路

发布时间:2019-12-08 05:10:00

朋友圈沦为生意圈 难逃聚财散友老路

22日,中国首届微商创业大赛在浙江启动,对全国4.38亿用户而言,大多数人不是微商,却仍然能体会到微商来袭的脚步。 常在朋友圈混的你,是否苦恼于“被广告刷屏”“被迫发软广”和“买得很不爽”,而陷入“要不要把微商朋友拉黑”“单位凭什么入侵我朋友圈”和“买卖不成朋友也没得做”的三重纠结之中如果是,那么恭喜——你的朋友圈快变成“生意圈”了。 朋友圈:那些陷阱和困扰 其实,纠结倒在其次,别受骗才是真。 在朋友圈里看到漂亮衣服,动心之下便果断购买,结果竟相去“十万八千里”,联系退货,“朋友”早已不见踪影。而根据快递单上信息找到发货者,却被拒之门外,选择投诉,也因提供不了卖家联系方式、经营地址、络IP等,工商、消协等也爱莫能助。 很多买家都有这样的惨重遭受。咨询南京栖霞区消费者协会时,一位工作人员建议直接报警。“消协受理投诉有个原则,你要找到被投诉人所在地的消协投诉。如果海外代购无法确认对方身在何处

,或者一旦卖家拉黑你,找不到对方确切地址,我们也无能为力。” 这位工作人员表示,任何消协受理的投诉都必须具有明确的店名和地址,有登记备案,而这些恰恰是朋友圈商家所不具备的,这也意味着消费者没法找到适合的渠道。“所以,不要轻信朋友圈代购,购物最好去实体店或靠谱的店购买,否则谁也帮不了你。” “如果是个人间的交易,那就不属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范围,所以代购产生纠纷后往往难,消费者即便向工商部门举报,结果也不乐观。”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分析师、络零售部主任莫岱青对表示。 与相对规范和成熟的电商相比,时下吸引不少年轻人的朋友圈购物,由于监管尚不完善,经常遭遇直接付款风险、虚假宣传较多、消费不容易等麻烦。 除此之外,“点赞”等购物陷阱,也屡屡见诸官方案例中。更坑爹的是,不少微店干脆直接就不支持退货。今年22岁的南航大学生陆超对透露,,曾通过圈子代购过一款卖得很火的薰衣草小熊,结果女友不喜欢,非要退货。小陆苦笑道,“都是朋友,人家大老远从澳洲带来,我那能说退就退,也抹不开这个面子。”最终只得自己承担数百元损失。 微商:游走在正邪之间 朋友圈是一个由熟人、半熟人组成的“关系圈”。充分利用熟人之间的这种信任,来做销售和推广,朋友圈就成了“生意圈”。这种信任,的确成就了不少卖家。 不过,“半夜1两点接待顾客是常事,”今年23岁的无锡姑娘“可可”在承诺不透露其真实姓名后才同意接受采访。“赚的都是辛苦钱。有些人半夜回家才有空翻看你的图,一两点找你,也得卖啊。” 这可说是卖家一种普遍的生存状态。 作为万千扎根于“朋友圈”的生意人之一,“可可”涉足这个行业纯属偶然。曾在国企工作的她做进出口贸易,一段时间后

,开始试水上兼职开店,之后干脆干起专职。“这1年赚的也不多,但坚持薄利多销,顾客群基本稳定。” 除了像这样把生意做成职业的诚信卖家,有些卖家抱着“赚一票是一票”的心态,甚至直接销售假货,这一定程度上导致朋友圈内鱼龙混杂。难怪微商们在接受采访时,都无一例外“不愿透露真实姓名”。 南通姑娘“Honey”已在朋友圈里代购约半年韩国化妆品,但她其实并不在韩国,拿的也不是一手货源。除此之外她显得不愿多谈,只是不厌其烦地推销起两款面膜。得知不愿购买,便迅速选择“删除好友”。这种“国外代购做得红火,但压根没出过国”的情况还真不少。 “假货超级多的,做正品不容易。而且有些赝品比正品卖得还贵。”同样是经营韩国代购的苏州姑娘“荔枝”感叹

。荔枝称自己哥哥在韩国,货品全部来自韩国专柜。不过,对于在朋友圈内泛滥的假货,她并不认为都是专坑熟人,“有些代理自己可能也不知道卖的是不是正品吧。不是一手货源,如果从上家拿的是假货,她们也未必知道。” 营销:还能火多久 “别忘了在朋友圈晒一晒”,现如今,很多商家在赠送礼品时都不忘“送”上这一句叮嘱。作为时下最强大的社交平台之一,也成为营销生财的一块“宝地”;“在朋友圈分享”不但是一种社交行动,也是一种流行的营销方式。 “别拉黑我呀,还有1天就结束了。”在南京一家美容院工作的爱华隔三差五接到任务,转发美容院促销活动到朋友圈。爱华说:“单位要求员工必须转,不转就有相应的处罚措施,还请朋友们多担待啊!”由于陌生人的隔阂一开始就不存在,朋友圈涌现出的无数刷屏“微营销”风生水起,但过度营销往往让人反感。而在朋友群里中的肆意叫卖,也在一定程度上伤害了朋友感情。对此,有友直接选择屏蔽微商朋友。而一些卖家很可能是:赚到了钱,丢了朋友。 营销能将广告信息和产品信息精准送到用户上,但很多用户对广告容忍度很低。营销者多发几条广告,就有可能要付出朋友和粉丝流失的代价。更为关键的是,基于熟人关系、建立在信誉之上的这种买卖,往往容易忽略货源、发票和售后等环节,一旦出现纠纷,双方就会伤了朋友间的和气。 “作为一种销售方式,营销通过朋友间的信任,口碑传播,比较节约成本,但是各种陷阱比较多,假冒伪劣问题普遍,也比较困难,并不让人放心,所以我认为未来发展还是有一些局限

。”莫岱青认为,“朋友圈用户一般都不是随时,沟通起来并不及时,各种广告刷屏会造成不好的用户体验,加上监管力度还跟不上,发展会有很大的局限。”事实上,即便是官方,也将自己明确定位为基于社交和即时通讯服务的应用,而非营销平台或媒体。换句话说,营销能火多久还很难说。 本报实习生 蔡施瑶 本报 高 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