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威海信息港 > 法律

双模式电子商务SAAS的边界与前途

发布时间:2019-05-14 20:27:12

SAAS是当下IT界的流行词汇,各种各样的软件开发商、政府投资的开发园区、企业技术策略,无不争相与之扯上关系,似乎带上SAAS的帽子也就赶上了创新的步伐。为了替SAAS的“悠久历史”追根溯源,甚至有人将其诞生定义在10几年之前,并称邮箱、CRM等等均为SAAS阵营的先锋部队。实际上当时并没有SAAS的存在,这些技术服务也是被冠以ASP的名称。归根到底,业界所指的大部分SAAS只是ASP的新瓶旧酒,算不得什么创新。

2008年末,有媒体称“2006年微软和苏州软件园宣布启动个SaaS软件孵化器,SaaS逐步走进了人们的视野;2007年以后,SaaS在国内市场已经构成井喷之势。”但据我了解,苏州SAAS在投资耗尽以后,盈利却是遥遥无期,发展几近停滞;而所谓井喷,也大多只存在于企业自身的宣扬资料中。由此我们不禁要问,SAAS的出路究竟在哪里?

经济学家马丁·费德斯坦在09年1月对奥巴马财政刺激方案的商榷中,着重分析了财政政策的困难--凯恩斯乘数很小(MultiplierEffect,即政府开支的拉动影响)。凯恩斯乘数小的重要原因就是官僚利益阶层的诱导,即将资金投到官僚利益所热中的项目中造成的低效率。从这个角度出发,我坚持认为SAAS应该拥有企业、市场和消费者自发调剂的动力;这实际上强调SAAS的应用范围一定是有边界、有方向的,不是一用就灵的万灵丹,如果超出边界、南辕北辙,SAAS也不能摇身变成软件行业发展的“救世主”。互联泡沫和创新过度时期滋生的非需求性技术扭曲,是需要用正确的商业结构来化解的。

如果用费德斯坦的思路来检视一下中国,不难发现以下的特点:由于中国的金融相对独立,而制造业的出口依赖程度较高,所以在这场世界经济危机的发展过程中同时扮演着局外人和局内人两重角色;国内能够感受到的金融冲击几乎可以忽略,而生产过剩却非常突出。这对企业来讲是一个严峻的考验,但对SAAS和电子商务而言却又存在巨大的机会。企业可以借助电子商务的解决方案寻求创新渠道并开辟未知市场,SAAS可以通过电子商务完成自我实现和模式蜕变,从而能够更迅猛地将企业的生产困境转换为新的发展契机和社会贡献。

艾瑞咨询日前发布的《2008年度购市场发展报告》表明:中国购市场年交易额首次突破千亿元大关,达到1200亿元,同比增长128.5%。购规模的迅速成长已引起了广泛的重视,它不但符合拉动内需的政策方向,也是电子商务成长性的显著信号。在以购为主的电子商务市场中,淘宝模式和ShopEX模式是两个优势领域,也是能够为SAAS求得前途的优势选择。

淘宝以个人店为主要服务对象,也是全球C2C领域的成功者。淘宝的成长既得益于阿里系强大的扶持气力,也得益于SAAS结构的易用性。适用的才是的,SAAS结构并非一无是处,它的创新在于其商业结构的客户免责和集中服务,对于淘宝而言,SAAS结构成绩了个人店/虚拟商铺的充分信赖。

ShopEX是企业电子商务的典型模式,即B2C领域的架构和产品。SAAS对于ShopEX来说,几乎是无庸置疑的优势选择。对ShopEX用户而言,SAAS的线路使得轻公司和快公司的梦想对传统生产企业而言变得唾手可得。对于没法躲避的经济危机影响,利用ShopEX可以迅速精简现有渠道,也可以迅速开拓低成本的互联渠道;对面临生产过剩的压力而言,利用ShopEX可以地加快产品和原料的周转效率,使资金流动性激增并释放库存压力。SAAS结构对ShopEX而言,不仅是客户解决问题的手段,而且使客户可以利用ShopEX中积淀的管理规范,帮助众多信息化程度低下的中小企业加速完成先进管理流程的再造。ShopEx为企业电子商务提供了一个非常成熟的路径,据我所知已有很多企业用ShopEx搭建了类似于PPG、Vancl和eBono的轻公司生产营销架构。这也是ShopEX为SAAS找到的一条重要出路。

月经量多贫血怎么治疗
什么中药治痛经
痛经吃什么中药止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