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威海信息港 > 科技

朝阳艺术区拆迁策展亾被恐吓

发布时间:2019-06-14 21:12:38

朝阳艺术区拆迁策展人被恐吓

中国文化报

东营艺术区大门紧闭,前去取东西的女艺术家无奈翻墙而入。

编者按:在北京城市化快速推进的进程中,城区也在不断外扩,从二环到三环,再到五环六环……而在这一过程中,拆迁和重建就成了主旋律。2009年夏,北京市朝阳区启动了“推进城乡一体化暨土地储备”的工作动员会,为接下来的拆迁工作拉开了序幕。而对于这一地区的艺术家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噩耗。朝阳区涉及拆迁的有金盏乡、崔各庄乡等7个乡,涉及土地达30余平方公里,这一区域内有10多个艺术区,居住着上千名艺术家,90%以上的艺术家身陷拆迁困境。拆迁折射的,不仅是艺术家与开发商的矛盾,更让人心痛的是,艺术生态、艺术聚集效应的失去。本报推出本期专题,以期引起更多人对于培养、延续“艺术生态”的关注。

2月4日,当接到报料线索到达位于北京朝阳区的008艺术区时,那里已是一片废墟。在残留的一间工作室里,满目被破坏的痕迹:电线掐了,门窗碎了,作品毁了,门口的雕塑缺了胳膊少了腿……

据曾在008艺术区租赁工作室的艺术家吴玉仁介绍,该残存工作室的主人名为老六,其夫人是俏江南餐饮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兰。老六因出差在外,一直没有回来收拾东西,工作室的财物已经被偷得差不多了。留守的艺术家报了警,但没有结果。吴玉仁称警察一直没有给办案回执。

随后来到邻近的东营艺术区,这里大门紧锁,而艺术区内浓烟滚滚。前来取东西的一位女艺术家敲门后被门卫拒绝,她愤怒道:“我是东营艺术区的艺术家,我还有1000多件作品没有搬出来,为什么不让我进门?”门卫答:“你找我没用,去找领导,我只是一个看门的,我要是让你进了,我就没工作了。”多次交涉无果后,女艺术家只好爬上窄窄的墙梯翻了进去。

之后又来到不远处的创意正阳艺术区,这里的工作室已有一部分被拆毁,原有的150多位艺术家只剩下40多位留守在此。没来得及拆迁的房子被断电、停水,中止了暖气供应。一处破旧透风的屋子是这40多个艺术家的值班室。因为只要房子里有人,它就不能被轻易推倒。他们已经坚持了3个多月,但的问题不是条件艰苦,而是人身安全没有保障。留守的人时不时受到陌生人的、短信威胁。“暖冬”艺术展策展人之一的肖歌曾受到两次恐吓,近一次恐吓说要“两个月内一定杀了她”。

在艺术区内,看到二三十个大高个裹着军大衣坐在车里盯着现场。

“拆了艺术区,798恐怕就空了”

这个冬天格外地冷,艺术家丢下手头的工作,守护空空如也的工作室,维权成本非常之大。而且,从北京市的规划和目前的形势来看,这番艰难的争取是没法留住正被铲平的艺术区的。

艺术家的经济损失主要是前期的装修投入。由于工作室盖在农村用地上,属于非法用地,艺术家几乎拿不到赔偿。从朝阳区长店村村委会相关工作人员处了解到,村民宅基地房屋补偿标准为6400元/平方米。艺术区房屋无合法手续,对房东的补偿标准是每平方米建筑面积1080元。原定的赔偿方案和艺术家毫无关系。经过多次协商和争取,仅仅创意正阳艺术区与金盏乡政府的谈判取得了进展,赔偿费由原先的分文不给上升到了整体500万元人民币。但这500万元目前还未兑现。

“这么冷,天天死守。电线掐了,水管拆了,时不时有人短信、恐吓。我们要这点钱有什么意义?接一个活儿早挣回来了。维权不是要赔偿,而是维护基本的权利和艺术的尊严。”吴玉仁说。

前来声援创意正阳艺术区的艺术家孙原和彭禹完全是自发而来,他们所在的黑桥艺术区目前没有收到拆迁通知。让孙原和彭禹担忧的不是房子是否被拆,而是好几年才形成的艺术聚集效应从此被破坏了。其他没被拆的艺术区如今也是人心惶惶。

被拆的008、东营、创意正阳等艺术区离798、中央美术学院、CBD等很近,这几方分别代表着艺术家、经营者、艺术院校和收藏群体,由于之间距离不远且交通便利,基本上自发形成了一条良性循环的产业链。艺术家从艺术区开车20分钟即可前往798观看展览,到美院互动交流。画商、收藏家沿着首都机场高速路的辅路,沿途可以一次接触到大量的新艺术家或者新作品。艺术衍生业,如画材商店、展览制作公司等也应市场需求在周边迅速发展。如此庞大的聚集群大大降低了艺术产业的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

在吴玉仁看来,文化是自发的、慢生的,但摧毁它很容易。文化产业区宜疏导,而不宜制造。就艺术产业而言,它必须有必要的元素,美术馆、画廊、艺术物流、展览、雕塑家工厂等等。

“艺术区的拆迁会直接威胁到798,真正去画廊看展览的人将大大减少,798将可能变成观光客到此一游的地方。画廊的生存受到挑战,恐怕无法在此立足了。”孙原说。

艺术区与中央美术学院相邻,既为美院学生的勤工俭学提供了机会,也为艺术家提供了优质助手。两者互惠双赢。通过给艺术家当助手,学生门既能了解到外界的艺术讯息,也能为将来就业打下良好基础。据吴玉仁介绍,现在很多毕业生,都是在艺术区里寻找出路。画家是自由职业,艺术区被推倒后,也铲掉了学生们的工作环境。“杭州有中国美术学院,但由于没有像798、草场地这样的成熟艺术区,很多中国美院的毕业生都流向了北京,为北京的文化产业提供资源。为什么到北京租房子?因为这里能提供生存的机会,有艺术机构、画廊,有整体的机制,你只要有创作能力,就有可能脱颖而出。”孙原说。

发展文化产业是北京的优势所在

相对于财产的损失,艺术家们心痛的便是文化生态被破坏了。尽管这几个艺术区不是“北京市文化创意产业集聚区”,无法得到相关产业政策的支持,但它们的实际影响力是无法否认的。

因为痛心于艺术生态被破坏,此次拆迁使得平日里松散的艺术家们空前地团结起来,北京20多个艺术区的千余名艺术家以行动或者作品参加了反对拆迁的展览活动。孙原说:“艺术家心里都希望艺术生态能保留。若能如此,是很了不得的。北京对文化的支持,应有基本的法律保障和政策扶持。”

艺术家们的心愿被中央美术学院教师、北京市人大代表马璐写成了人大提案递交给了北京市政府。马璐在提案里建议做“世界城市”的北京,“应该留住艺术家,特别是高素质和有发展潜力的艺术家,避免艺术家流失,更应该吸引艺术家,让北京成为艺术家向往的地方。北京不但要继续保持全国艺术中心的地位,而且要有成为世界艺术中心的胸怀”。

作为世界艺术中心之一的巴黎,与北京有着许多相似的地方。马璐认为巴黎的经验可资借鉴。他说:“巴黎吸引艺术家的方法是由市政府为艺术家提供一批廉租工作室和平价工作室。”据曾在巴黎做访问学者的美术评论家王端廷介绍:对于外国艺术家,法国政府更是关爱有加,不仅给予特别的“艺术家居留权”,还会分给宽敞的工作室。如果是新来乍到,作品无人问津,政府会按失业对待,发给失业救济金。法国的失业救济金与工资数额相等。另外,法国政府和民间还有各种名目的基金可供艺术家申请。

利用艺术的资源,发展文化产业是北京的优势所在。“文化短时间内不易看见效果,但它能为其他行业提供动力、想象力,比如英国的当代艺术影响了设计创意产业等。这个作用在文化和经济上都是无法估量的。”吴玉仁说。

进入微店
教育
制作拼团小程序平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