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王石我出国留学因为身份焦虑

2018-10-31 14:08:34

王石:我出国留学因为身份焦虑

万科董事局主席王石

因为我对日本很感兴趣,很容易和日本的同行比较。在历史上,日本的士农工商,商人的地位虽然跟中国的定位是一样的,但地位的低下比中国还要严重,低下到什么程度呢?我们知道武士阶层一直是属于统治阶层,他若感到他的尊严受到损伤,他会把你杀了,他也不承担法律。 ●我之所以出国留学,是因为身份焦虑,权利得不到保障(百科); ●鸡屁眼里挣钱太难了,要能把这事做好,做什么都能赚钱(百科); ●有学者12、13年预测中国会破产,我都不认同,但2014年我不敢说,情况非常不妙; ●腾讯创造和来竞争,这才是典型的创新; ●如果我是董明珠,我会跟雷军说,我愿意配合你,给你做代工 2月10日下午,王石出席了新书《大道当然》的发布会。《大道当然》是《道路与梦想》的姐妹篇,记录了王石从2000年到2013年的经历与思考。这本书是王石独立完成,写书期间他正在海外游学,由于学业繁重,只能晚上熬夜写,“写着写着就听到鸟叫,一看已经是凌晨了”。在发布会上,王石畅谈了他对中国经济、互联转型、中国企业家阶层身份定位等问题的看法,以下是他的精彩观点摘录。 1.我之所以出国留学,是因为身份焦虑,权利得不到保障; 我在新书《大道当然》中说到了现在中国企业家面临的困惑和迷茫,是自身的定位。工商阶层、企业家阶层,当然指的主要还是民营(企业家),他们到底是什么地位、什么位置?他们现在角色是很清楚的,但将来是什么角色? 从改革开放,我们那时候到深圳来,只是想过渡一下。我从没想成为企业家。我当过兵、当过工人、当过技术人员、当过政府公务人员,将来自己能做什么也不是很清楚,但也不甘心,到深圳那就是个做生意机会,之后进去了,才发现自己的出路也就是企业家,自然而然的。你这个身份是没法改变的,要改变的是退休生活,除非你非要走一个极端,要改到另外一个活法,我没有这个想法,我也知道我的局限性。 举个简单例子,因为我对日本很感兴趣,很容易和日本的同行比较。在历史上,日本的士农工商,商人的地位虽然跟中国的定位是一样的,但地位的低下比中国还要严重,低下到什么程度呢? 我们知道武士阶层一直是属于统治阶层,他若感到他的尊严受到损伤,他会把你杀了,容易被杀的就是贩夫走卒,走大街上看你不顺眼就把你杀了,他也不承担法律。但中国还没到那个程度,中国过去,统治阶层看一个商人不顺眼就把你杀了,没到那种程度吧?在日本商人却是这个地位。 但是,

梨树苗
定制手工地毯
郑州代理记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