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威海信息港 > 军事

躲避

发布时间:2019-07-13 06:07:58

辰打开装订精致的日记本,看见自己曾经写下的文字。

我想。我的心里有腾腾上升的烟雾。在失眠的深夜,在温暖的冬天午后,在光线柔软的黄昏里。化为伸展翅膀的飞鸟,在胸膛里接连不断的掉落羽毛。发出轻微空洞的响声。

冬天的南方弄堂里永远是漂浮着的浑浊油烟,以及在温暖的阳光下也不会融化的浓烈雾气。辰一个人推着破旧的单车行走在这条十多年没有任何改变的小路上,昏暗的灯光透过薄薄的纸窗清晰的反射出来。在破败的地面上留下悲伤的暗影,如同突然在海面上爆裂开的水花,一圈一圈的荡漾开来。他想到开放在冬天尾巴里的藤蔓花朵,茂盛的,密集的,带刺的,有漂亮的形状的。在一场温暖的大风中,一起朝着太阳整齐而且明亮的盛放。大朵大朵的,有迷人的诡异蓝色。

路边的老婆婆缩在线团开裂的棉服里,寂寞的望着面前摆放着的煮熟玉米。以及在冬天寒冷的空气里蒸发干净的热雾。她的脸上是厌倦的枯萎的表情。象山顶上被风吹散的樱花花瓣,一层一层的颓败伤逝。辰想起蓝的母亲的脸,尖锐的悬挂在天顶的尽头,覆盖着浅浅的云朵,仿佛游离的飞鸟。伸展开翅膀麻木的飞行,羽毛纷纷扬扬如同坠落的柳絮。

他想起蓝的母亲孤傲的站在弄堂的尽头站在昏黄柔软的光线下观望童年里的自己和蓝行走的画面,也是同样被风吹的空空荡荡的冬天,只不过有轻盈的雪花轻轻的掉满头发和肩膀。他记得蓝的母亲不屑的呼吸声音,仿佛梦境里河流岸边的波浪拍打声。急促的,慌乱的,深深的刺在胸膛上柔软的部位。然后猛地拉扯开来。

以后别和他在一起走路,他家没有一个好东西。

没有一个好东西。辰反复的念着这句话。确实没有一个好东西。他想。父母因为贩毒被捕,从小跟随奶奶生活,而奶奶是给人看相的。总是一副虔诚沉默的模样躲在房间的深处,等待着那些受伤的人群一步一步走进沼泽,然后越陷越深。已经摇摇欲坠的东西瞬间支离破碎,变成铺满地面的碎玻璃渣。

走过蓝家里的房子的时候,看见依旧打开着的灯光,以及关的很严实的窗户。辰在门口站了很久,然后看见纸窗后面熟悉的背影,只隔着一扇窗,却仿佛隔着一条无法逾越的沟壑,里面是深不见底的湍急流水。只能远远的观望和想念。

脸上有在风中干掉的泪水。在突然熄灭的光线里被时间的沙尘偷偷的抹去痕迹。

然后听见掉落着尘埃的木门打开的声音。他转过身,望见站在暮色中的奶奶。提着老旧的油烟灯孤独的望着他。象一面悠久的存在于冬天背景里的雕塑,弥漫着轻微明亮的光线。静止的,在风中被吹的发晃的。散发着浓烈的灰色气息。

辰辰。怎么才回来,快点回家吃饭吧,菜都凉了。

留在学校做值日了。

他没有告诉奶奶自己给一家洗车作坊擦车的事情。

他抬起头。看见消失在暮色中的飞鸟。空中有翅膀拍打的声音。

大朵铅灰色的云层如同流淌的水流渐次的蔓延过天空。遗留下一层一层细致的剪影。

夜晚的时候辰从黑暗中醒来,因为梦见蓝亲吻他的眼睛。微微仰着头,象一朵开放的花朵,周围是美好的蔷薇香味。梦境中的他们站在学校的图书馆里,透过有斜斜缝隙的窗户观望那棵生长在阳光下面的樱树,在柔软的春风里掉下粉白色的细微花瓣,轻轻盈盈的漂浮在视线里。又安静又美好。图书馆的墙壁上爬满了浓绿的藤蔓植物,连绵不绝的覆盖满墙皮和玻璃。蓝象个甜美的幼童窝在他的怀里,漂亮的眼睫毛在阳光下发光。

学校里的风景永远那么明亮,在优雅而且飘扬的暮色风声中,在静谧而且干净的清晨曦光下面。他习惯了一个人穿梭在学校的每一个角落,拿着几本书,然后在蓊蓊郁郁的大树下一遍一遍重复的观望自己喜欢的文字,偶尔写一些东西。也会遇见蓝,穿着整齐漂亮的衣服坐在单车上或者和很多女孩子手牵手在飘荡着槐花香味的街道上行走。虽然现在是冬天,然而温暖清澈的阳光依旧哗啦啦的掉落下来,特别是午后的时候,那些温暖柔软的东西汇聚成汪洋的海,流淌过手指的缝隙,流淌过头发和眉毛。

又遇见蓝。还有站在她身边的挺拔漂亮的男孩子。白皙修长的手指和整齐干净的牙齿。笑起来的时候仿佛在风中开放的百合。辰看到的是他们的背影,消失在餐厅热闹喧哗的人群中。他想起年少是蓝清澈的眼睛和粉嫩的小脸。背着手跟在他的身后,在南方潮湿阴暗的弄堂里捉迷藏。找到长满浓绿苔藓的废旧木头和门窗,然后躲到后面。有光,轻轻盈盈的漂进眼睛里。

仿佛又听见蓝的笑声。隔着触碰不到的雾气和记忆。

急性膀胱炎的症状表现及体征表现有那些
黑龙江好的治男科医院
云南治癫痫病的研究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